頂點小說 > 網游小說 >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 176 突如其來的意外
    看著羅蘭這一臉蒙逼的模樣,F6眾人都有些詫異,難道李林誤會了羅蘭不成?

    李林這時候卻微笑道:“那妹子長得不錯,一看就是個賢妻良母的類型。而且人長得很白,很有氣質,最重要的是,能看得出來,她對羅蘭很好。”

    F6其它眾人都哦了聲,顯得頗有興趣的樣子。

    羅蘭開始發呆,他在自己的記憶中將認識的,年齡差不多的女孩子們先歸整,然后分類,很快就按李林所形容的,找出了最匹配的女孩,最后嚇了一跳:“你說的是小沙?她喜歡我?不可能吧。”

    李林在一旁說道:“你自己回憶一下,你和汐沙的相處過程!”

    聽到李林這么說,羅蘭想了會,然后說道:“我敢確定,她絕對不喜歡我。”

    在這幾個月相處的時間中,汐沙給羅蘭的印象,是冰冷的,然后淡然的。她說話做事都是一種不疾不徐的態度,除了最開始的那兩天稍稍有點‘刺’之外,其它時間都極好相處,就是性格偏冷淡。

    對于汐沙,羅蘭覺得是個挺不錯的妹子,但他從來沒有覺得對方會喜歡自己。

    因為羅蘭在大學時追過女孩子,知道女孩子看到自己喜歡的人時,眼睛是會發光的。

    而汐沙,看自己的時候,根本沒有那種雙眼發光一樣的神情。不過她性格挺好的,做的早餐也挺好吃,似乎還擅長女紅,經過這么長一段時間相處,羅蘭也覺得她是一個很適合做為妻子的女孩。

    只是這和對方喜歡自己是兩碼事,不能混為一談。

    李林看著羅蘭,皺起眉頭:“你這是當局者迷啊。”

    羅蘭聳聳肩:“我懷疑你是想太多了。”

    “好吧。”李林見說服不了羅蘭,無奈地嘆了口氣。

    這時候,舒克說道:“你們兩人似乎一起做了件有意思的事情?”

    “是這樣的。”羅蘭把事情的原委說了一遍。

    聽完后,F6眾人都極是無語。

    舒克給自己倒了杯肥宅快樂水,說道:“李林他是狂暴野蠻人戰士,去學習刀法很正常,你一個法師去湊什么熱鬧。”

    “呵,信不信等我把增益魔法學完,掄起苗刀來能把你們都打趴下!”都是在一起長大的基友,彼此之說話不需要顧忌太多,羅蘭嘿嘿笑道:“到時候別說我欺負你們就行。”

    五個人同時給他豎中指,貝塔在一旁呵呵直笑。

    這時候,羅蘭向旁邊的貝塔奇地問道:“難怪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原來問題在你身上。”

    貝塔一臉驚訝:“我有什么問題?”

    “現在大學至少都開學兩三個月了,你怎么還在這里啊。”

    “我就在隔壁市讀大學啊。”貝塔呵呵笑道:“坐動車一個來回就一個小時多點……況且今天是雙休,我回家里玩個白天沒有什么稀奇吧。雖然虛擬艙放在隔壁市的房子里,但我只要在十點半前趕回去不就行了?”

    我去,為了玩游戲連大學都選離家近的嗎?因為很多時候,本地人上本地大學,是可以申請外住的。

    南疆這邊可沒有什么厲害的大學,隔壁市的一本大學,就是個名頭,其實師資力量根本就是二本的水平。

    羅蘭聽說貝塔的學習成績可以的,上這個偽一本大學是不是有些浪費了。

    不過他和貝塔還不算太熟,這事情他管不著啊。

    “好了,貝塔的事情先不說,我有個想法。”李林突然插嘴進來:“干脆我們所有人都去學苗刀術好了。你們看啊,連羅蘭這個純法系職業都學了近戰技能,你們其它人多多少少都有近戰天賦,舒克的圣武士,大多數時候都是以近戰為主,巴西雖然是獵人,但必要的時候也得近戰的,至于候塞雷……我覺得雙手重武器盜賊似乎很有搞頭。”

    眾人都沒有反對,畢竟李林說的都是實情。

    “至于你們的學費,幾千塊錢而已,我幫你們都出了。”話說到這里,李林不著痕跡地向羅蘭使了個眼色。

    羅蘭想了想,就遂了李林的意,沒有揭穿他。

    “好了,今天就先聚到這里吧,我去刀術館交錢先,明天我們在刀術館集合。”李林站了起來,一口把剩下的啤酒喝完,隨后離開了包廂。

    其它人在包廂里多呆了一個多小時后,也散了。

    羅蘭今天沒有去刀術館,而是回到家里,因為下午他要和家人一起去祭祀祖先。

    羅家的祠堂在郊區的一座村子里,和其它人在重陽或者清陽祭祖不同,羅家喜歡在一個不是什么節日的特定日子祭祖。

    和父母乘車回到老家。

    他們回得比較早。

    因為大多數的人都遷往城市,這座以前還算熱鬧的小村子,現在已經很冷清,村中只有幾個老人和一些留守兒童還在待著。

    這些兒童按輩分都是羅蘭的侄子侄女,他們每天得自己踩單車,到十多公里外的另一座鎮子上小學。

    要是十幾年前,路沒有修好的時候,就是件苦差事。

    但現在村村都通了水泥路,十多公里也就是得提前半小時左右上學而已。

    羅蘭上前和幾個老人打招呼,從大叔公一直叫到了十二叔公。

    隨后又過了一個小時左右,族人都回得差不多了,加上小孩子近六十多人,大家互相客套閑聊了一陣,便提著鞭炮和黃紙香燭,結伴去了村后的祠堂那里。

    現在市內不準放鞭炮,但市郊的村子還是可以的,只要不起火災,也沒有人來查。

    祠堂修整過,依然還是青磚黑瓦,但沒有任何老舊的感覺,門口還多了片占地面積極大的水泥地。

    照慣例還是由四叔公主持祭祀,其實現在的儀式流程已經很寬松隨便了,要是換在十幾二十年前,什么三叩九拜,什么祭祀前一天不準喝水飲食等許多規矩都是要遵守的。

    羅蘭以為這也只是一次和往常沒有什么區別的,例行的祭祀。

    但就在四叔公主持著祭祀,燒完紙錢,讓族人們行鞠躬拜禮的時候,羅蘭卻愣了一下,然后猛地看向祠堂的屋頂。

    他感覺到一股能量自己的頭頂成形。

    雖然很微弱,但確確實實是能量。和魔力波動類似,頻率卻不太相同的能量。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