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丹武至尊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非逼我打你臉?
 看向包廂的位置,目光中露出敬畏之色。

  雖然不知坐在包廂中的是誰,但是卻絕對是不可招惹的大人物。

  瞬間,拍賣場中,安靜了那么一瞬。

  所有人都在考慮,如果敢跟這個存在競價下去的話,那后果如何?

拍賣師連問三聲,無人應答。

  隨著錘子敲鑼,他哈哈笑道:“恭喜天字一號包廂的貴賓,拍得這玉髓美人。”

  拍賣,還在繼續。

  很快,那玉髓美人便由拍賣場的人送了過來。

  近距離接觸到這玉髓美人之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玉髓美人里面那瑩潤而又強悍的氣息。

  眾人都是覺得,渾身上下,一片說不出的舒服。

  “這肯定是真品!”

  “是啊,僅僅是接觸就有這樣的感覺,不知里面的器靈又會是什么樣!”

  “嚴睿大石不愧是大師,一眼就看出來了!”

  “當真厲害!”

  而他們看向葉星河的目光,則是有些異樣。

  “這葉星河,是從那里來的?”

  “怎么感覺,要么胡吹大氣,要么就是個騙子!”

  “是啊,什么都不懂,這下丟人丟到家了。”

  都是覺得,葉星河看走眼了。

  聽到眾人這般議論,嚴睿更是得意捻了捻胡須,示威般的看向葉星河。

  唯有薛靈兒,眼神堅定,她始終相信自己師父。

  唐泰河滿臉激動興奮之色。

  伸出手來,撫摸著這玉髓美人。

  此時,親自感受到這玉髓美人,感受到里面的氣勢之后,心中狂喜。

  對于嚴睿的話,更信了幾分。

  “這里面,絕對是有器靈的!”

  目光掃向葉星河,神色淡淡,卻有著一絲不滿之色。

  “葉星河,想必是徒有虛名,或者,之前只是撞了運氣。”

  “現在,在真正大師面前,就露餡了。”

  不過,他乃心機深沉之人。

  并未立刻發作。

  但下一刻,他忽然瞳孔一素,眼中露出一抹驚駭之色。

  厲聲喝道:“不可!”

  原來,就在此時。

  葉星河隨手便是拍在了那座玉髓美人之上。

  眾人紛紛驚呼,霍然起身,盡皆大聲喊道:“不可!”

  老天爺,此物可是價值幾萬下品靈石!能夠買下一大片地皮宅院,相當于一個中等權貴家族一年全部開銷的珍貴寶物!葉星河若是一掌拍碎了,那還得了?

但,已經來不及了。

  隨著葉星河力道吐出。

  ‘咔’的一聲脆響,那玉髓美人,直接破碎成無數塊!  就連唐泰河都是驚怒,有些無法控制情緒。

  不過,還是強壓怒火。

  看向葉星河,聲音淡淡:“這件事,你要給老夫一個解釋!”

  嚴睿更是得意之極,心中恨不得大笑出聲。

  “你這小兔崽子,還想跟我斗?”

  “三兩句話,就被我激得失態,竟然做出這等不理智之事!”

  “哈哈,這一次你別說取代我的位置了,只怕想活著走出這拍賣場都難!”

  在他看來,葉星河,這是被自己激的失去理智。

  所以才這么做。

  他立刻便跳了出來。

指著葉星河,厲聲喝罵:  “葉星河,竟然敢打碎這尊珍貴的玉髓美人?”

  “這可是對唐泰河老祖的傷勢有極大幫助的至寶!”

  “打碎了他,你擔得起責任嗎?

你是不是混進來的奸細,要害老祖?”

  厲和安臉色陰沉,揮了揮手。

  鏗鏗,數聲甲胄撞擊響聲。

  唐泰河旁邊,幾名侍衛,已是滿臉陰沉逼了出來。

  手中刀劍,幾欲出鞘。

  看向葉星河,面色不善。

  薛靈兒擋在葉星河面前,厲聲喝道:“你們要干什么?”

  嚴睿滿臉得意:“小子,這里就是你葬身之處。”

  一瞬間,整個包廂之中,一片寂靜。

  仿佛眾人皆敵。

  葉星河卻沒有任何慌亂。

  看向嚴睿,淡淡道:“你既然說此物值得拍下,寶光內蘊,應有器靈在內。”

  “那么,我問你。”

  “現在器物都被打碎了,器靈在哪兒?”

  是啊?

  器靈呢?

眾人頓時想到了這個問題。

  刷的一下,目光便是落在了嚴睿身上。

  若里面果然有器靈的話,那么隨著寶物破碎,器靈一定會出來的。

  嚴睿頓時臉色一僵,心中暗道不妙。

  他看到唐泰河那漸漸冷淡下來的表情,更是心臟狂跳。

  “我怎么忘了這茬了?

壞了!”

  只是,他臉上卻毫不服輸,猛地想到一種可能。

  頓時,心里安定下來,不屑笑道:“你這小輩,懂什么?”

  “寶物破碎,器靈離體,這是常識。”

  “但卻還有一種罕見情況,那就是寶物破碎之后,器靈如果比較虛弱,也會隨之消失。”

  他臉上露出一抹猙獰:“小子,你毀了這件寶物,也毀了器靈!”

  “你是何居心?

是要害死老祖嗎?”

  此時,他拼命往葉星河身上潑臟水。

  周圍眾人,一聽這番話,亦是將信將疑起來。

  嚴睿大師,在他們心中的威名,根深蒂固。

  聽他這般說,也是覺得有些道理。

  葉星河懶懶一笑,很是無奈:“嚴睿,非逼我打你臉是吧?”

  嚴睿冷笑:“死到臨頭還嘴硬?”

  葉星河甚至都懶得理會這個無知狂妄之輩。

  只是懶洋洋的彈了彈手指,一塊碎片,直接彈起,落在了眾人面前。

  “睜大你的狗眼,自己看清楚!”

  這塊巴掌大的碎片,落在茶幾之上,上面竟隱約有字跡。

  眾人都是瞪大眼睛向那里看去。

  待看清楚之后,頓時爆出一陣巨大驚呼!臉上表情,亦是變得很是古怪。

  原來,那巴掌大的碎片之上,竟是刻了五個字:元狩五年造。

  在右下方,應該是落款的位置,則是畫了個鬼臉。

  那鬼臉之上,還被染上了兩坨紅。

  看上去詭異而又滑稽。

  鬼臉的嘴,大大裂開,做出夸張表情,似乎在無聲的嘲笑著眾人。

  刷的一下!嚴睿一張臉,變得慘白。

  下一刻,包廂中如炸開鍋一般。

  誰不知道,當今楚國大王的年號,正是:元狩!  今年,就是元狩四年啊!  “元狩四年造?

今年是元狩四年啊!”

  “是啊,也就是說,這件玉髓美人,是今年新鮮出爐的啊!”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