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特種兵之無敵戰神 > 第330章 被炮擊的女兵
    我去,被鄙視了。

    葉寸心咬牙切齒的握緊了小粉拳,本來老娘已經夠狼狽了,你們還來給我添堵。

    待會有機會逆襲的話,非撕爛你們的嘴不可!

    “沈蘭妮,你個大蠢貨,這么長時間了,怎么還不回來?”

    葉寸心氣憤之余忍不住罵了一句。

    “喂,在背后罵人,以為別人聽不到嗎?”

    葉寸心的話音剛落,突見旁邊草叢一動,沈蘭妮帶著一堆槍支跳進了洼地里。

    “是你?”

    葉寸心一怔,臉上頓時升起一絲喜悅。

    “怎么這么久?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咳咳,多擔心這些武器嗎?”

    不過,在沈蘭妮面前她不想表現的太過激動,用力掩飾住自己的興奮,撇嘴道。

    “切,你以為我是你啊?”

    沈蘭妮冷笑道。

    “傻不拉幾的跟人家對著喊,你這是怕人家的炮彈瞄你瞄的不夠準嗎?”

    “有什么炮彈?別聽他們嚇唬人!”

    葉寸心從沈蘭妮身上拿過一把微型沖鋒槍,興奮的問道。

    “都有多少武器啊?夠分量不?”

    “當然夠了!”

    沈蘭妮一臉自豪的笑道。

    “兩把微沖一把狙擊,另外還有一只擲彈筒,你說這夠不夠分量?”

    “還有擲彈筒?哪呢哪呢?”

    聽到沈蘭妮的話,葉寸心頓時來了興致。

    “在后背呢!”

    沈蘭妮伸手將擲彈筒從肩膀上拿下來,無奈道。

    “箱子太大,沒法拿那么多,我只好把里邊的東西都取出來了!”

    說著,沈蘭妮一臉得意的笑道。

    “這樣一來,不但武器到手了,還能引誘他們,只要那些黑箱子還在,他們就不知道我們已經得到了武器!”

    葉寸心的注意力早就被擲彈筒吸引了,哪里還有心思管這些,邊擺弄擲彈筒邊問道。

    “有多少彈藥?這擲彈筒的威力可不是一般厲害,我剛才喊話的時候摸清了他們的位置,待會咱們就來上一炮,轟死他們!”

    “這個注意好!”

    沈蘭妮破天荒的和葉寸心有了共同意見。

    “一二……三,一共有三顆手雷!”

    沈蘭妮數.了數擲彈筒所佩戴的手雷,對葉寸心說道。

    “三顆?夠用了,別說三顆了,一顆都能把他們轟回老家!”

    葉寸心樂呵呵的說道。

    話說完后,葉寸心一個翻身,將擲彈筒拿在手里調整著角度。

    “三顆呢,要不,咱們先來上一顆試試威力?”

    沈蘭妮趴在地上想了想,點頭道。

    “好,那就先試一顆?”

    “試一顆!”

    葉寸心壞笑著點了點頭。

    “調整好角度,三,二,一……”

    沈蘭妮隨手從一旁拿過一只手雷,嘴里默念著。

    “咚!”

    只聽一聲沉悶的聲音響起,葉寸心差點被這擲彈筒的后坐力反彈到地上。

    “轟——”

    隨著一陣爆炸聲響起,對面剛才喊話的地方塵土飛揚,碎石子嘩啦啦的散落一地。

    “他媽的,我就知道這小娘們沒安什么好心,還好我們提前撤離了!”

    爆炸聲音剛落下,對面突然傳來一陣喝罵聲。

    “指揮炮兵,給我把她們炸成灰!”

    “是,隊長!”

    一旁的人聽到命令,連忙拉過耳旁的耳機,報告了需要轟炸的坐標。

    “我去,真的假的?”

    葉寸心聽到他們的話,頓時無奈了。

    “他們真的有炮彈?”

    沈蘭妮皺眉道。

    “聽他們的意思,還得調整坐標,這是要用加農榴彈炮啊!這種炮威力極大,一炮下來,別說咱們兩個了,就這塊洼地,都能被炸出一口井來!”

    “沒這么夸張吧?”

    葉寸心嘴巴張的都能塞進一顆雞蛋了。

    “管他真的還是假的,趁著炮彈沒響,趕緊離開這里!”

    沈蘭妮顧不上管別的,連忙七手八腳的把地上的槍支彈藥收拾起來。

    葉寸心將擲彈筒掛在肩膀,拾起地上的微沖,一溜煙的跟沈蘭妮一起向外圍跑去。

    “時間差不多了吧?”

    對面的隊長盯著手表,疑問道。

    一旁的隊員看了看手上的軍用手表,低聲提醒道。

    “隊長,還有三秒鐘!三,二……”

    “轟——”

    隊員的“一”字還沒喊出口,突聽一陣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一只帶著巨大沖擊力的水彈瞬間落在他們腳下。

    那名數秒的隊員只覺得腳下一輕,連帶他在內,所有的隊員都被一陣巨大的沖擊力與水波震飛了。

    在半空中沖擊了兩三米,眾隊員才重新跌落到地上,身上完全被水彈給染成了藍色。

    水彈是加農榴彈炮和坦克演習時用的演習彈。

    這種水彈對人沒有殺傷力,卻能夠一比一的還原真實炸彈的爆炸威力。

    遠處的葉寸心和沈蘭妮已經完全看傻了,剛才不是報了坐標準備炸自己嗎。

    怎么這炮彈轉眼間炸到他們自己身上了。

    難道是操作炮臺的人失誤,出了烏龍事件?

    納悶的不光是她們兩個,還有被炸飛的隊長。

    “不是報告了坐標嗎?怎么炸到我們自己身上了?他們是傻子嗎?”

    隊長渾身沾滿了藍色的彈液,掙扎著從地上站起來,大聲罵道。

    一旁的隊員完全被嚇懵了,指著一旁的向前駛來的坦克喊道。

    “隊長,不是咱們的炮彈,是坦克的……”

    “什么?坦克?”

    隊長一怔,連忙順著隊員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見一輛坦克發出陣陣轟鳴聲,正順著山坡沖了過來,大有碾壓一切的氣勢。

    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隊長的腿瞬間軟了下來,忍不住跌坐在一旁。

    “隊……隊長,你沒事吧?”

    一旁的隊員連忙一把扶住他。

    “輸了……輸了……”

    隊長哭喪著臉道。

    “我們三個小組連在一起,費勁心力的搞到了加農榴彈炮和各種武器,原以為可以大展宏圖,卻沒想到還是沒能抵擋住坦克的攻擊,功虧一簣啊,功虧一簣!”

    被炸的這些人里,并不只有他們小組的人,三個小組的人都有。

    按照一人淘汰則全組淘汰的規則來看,他們三個小組全都沒有晉級的機會了。

    “快看,有坦克!”

    一旁的葉寸心也發現了,連忙拉著沈蘭妮喊道。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