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夢醒不知愛歡涼 > 第1256章 結局(4)
 山恩·勞蘭遜在入獄前,就布置好了很多事。

    他入獄之后,忠誠追隨他的下屬在暗中有組織、有計劃地慫恿那些曾受過他恩惠的人,向國家施壓,要求釋放山恩·勞蘭遜。

    面對一邊強烈要求Y國最高判決者對山恩·勞蘭遜做出判決;另一邊是用偏激血色手段逼迫Y國放人的。

以致主張民主的Y國一時間陷入了進退維艱的局面。

    若是對山恩·勞蘭遜做出宣判,那么多擁護他的人會大鬧。

    遲遲不做出判決的話,Y國廣大民眾的怒火得不到平息。

    不得已Y國官方讓山恩·勞蘭遜在媒體面前說話,以功抵罪勸說那些鬧事者。

    只是山恩·勞蘭遜出面了,卻沒什么效果,該鬧事的還是鬧事。

    有人給艾伯特警官分析山恩·勞蘭遜擁有這么多擁護者的危害,會對Y國皇室造成很大的威脅,并提供線索證據,給出良策建議迅速瓦解山恩·勞蘭遜的勢力。

    在有心人的暗中助力之下,山恩·勞蘭遜的大部分勢力在短時間內被迅速瓦解,鬧事的人逐漸變少。

    ******    北斯城    溫平笙原本以為其他三位哥哥也會像小哥、二哥那樣,陸續跑到他們家來長住。

    不過并沒有。

    她的另外三位哥哥始終保持每月來北斯城看她兩次的頻率,她父母也會經常來北斯城,溫奶奶上年紀了,她就和翊笙去看溫奶奶,順便回公婆家吃個飯。

    預產期前一個星期。

    翊笙給溫平笙辦了住院手續,讓她住進唐家旗下醫院的VIP病房。

    在住院當天,婦產科醫生給溫平笙做了個產檢,發現胎兒原本臍帶繞頸一周的,才經過一個星期,就變成繞頸兩周。

    除此之外,其他各項檢查指標都正常。

    之前產檢發現寶寶被臍帶繞頸一周時,翊笙并不擔心,畢竟臍帶繞頸一周的情況很常見。

    溫平笙在懷孕期間看了許多相關的書籍,對寶寶臍帶繞頸一周的現象也不怎么害怕的。

    現在查出臍帶繞頸兩周,溫平笙整個人都不好了。

    雖說寶寶還在腹中時,臍帶繞頸兩周并不會有什么危險,危險的是在分娩時,稍有不慎就容易導致寶寶出現窒息的情況。

    翊笙安撫她,“平笙別怕,有我在,你和寶寶都會平平安安的。”

    寶寶臨近預產期,胎動比較頻繁,大概是這個原因造成繞頸兩周的。

    縱使他醫術再高明也沒法隔著肚皮將繞頸兩周的臍帶弄開,不過他可以保證,妻子和寶寶絕對會安然無恙的!    “嗯。”

溫平笙心知有他在,自己和寶寶不會有危險。

    可緊皺的眉頭卻怎么也無法撫平。

    “唐家醫院婦產科的醫生都是經驗豐富,我到時也會陪著你。

通常來說,臍帶夠長的話,寶寶繞頸兩周也是可以順產的,只有繞頸三周才必須剖腹產。

如果你擔心寶寶的安危,到時候可以直接剖腹產,如果你堅持順產,我也不會讓你和寶寶有危險的,如果順產的過程中情況不樂觀,可能會順轉剖。”

    翊笙語氣溫和地給她科學分析。

    得知懷孕開始,溫平笙就計劃順產誕下寶寶的。

    “翊笙,你讓我好好想想。”

溫平笙嘆了一口氣。

    當初檢查出寶寶臍帶繞頸的時候,她就問過這個男人,各種臍帶繞頸的情況。

    他現在跟自己說的,都是之前他說過的。

    “好。

記住,不要太糾結這事,想些開心的,想想再過幾天寶寶就要跟我們見面了。”

    翊笙說完這句,就不再說了,扶著她坐到病床上。

    遲些。

    溫平笙打電話將產檢結果給她母親說了一些。

    為了不讓女兒害怕或者亂想,溫母故意說這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她當年懷溫云行的時候也是繞頸兩周,最終還不是平平安安把她四哥順產生下來了?

    還說有翊笙在,她更加不用擔心了。

    跟她母親通完電話之后,溫平笙情緒穩定了不少,也不那么糾結了。

    從住院待產開始。

    安母和花姨就輪流送飯來醫院,讓溫平笙不用吃外食。

    翊笙安排了溫平笙住院后,陪了她一天,就會研究所工作了,傍晚下了班就來醫院,陪溫平笙吃晚飯,然后晚上便在VIP病房住下了。

    而溫逸舟和溫星逆白天就來陪溫平笙。

    兄妹三人斗斗地主,打打游戲什么也就不會覺得無聊。

    想到再過幾天,他們的小外甥女就要出生了,溫逸舟和溫星逆都期待激動不已。

    尤其是溫逸舟,晚上睡覺都夢到他的小外甥女出生了。

    這天夜里,也就是溫平笙住進醫院的第二天晚上。

    溫平笙是被陣痛疼醒的。

    雖然沒有經歷過,可她卻很清楚自己可能是要生了。

    “翊笙……”    黑暗中,溫平笙輕喊了一下。

    下一秒,VIP病房內的等瞬間亮起。

    翊笙看到她的神情,立刻從床上坐了起來,緊張地問,“平笙,你是不是開始宮縮陣痛了?”

    “嗯,是有點兒疼,不過現在還不是很疼,你去叫醫生來看看吧。”

溫平笙點了點頭。

    之前他們認真商量過,她分娩的時候,就讓醫院婦產科的醫生幫接生即可。

    因為她曾看過一些科普,不支持男人跟老婆進產房。

原因是女人分娩時,讓男人跟著進產房其實沒有多大用,普遍情況來說,女人一旦痛起來,根本無法分神顧及旁人。

    當然,也有少數情況例外。

    若是讓男人看到女子分娩時血淋淋的下、身,很可能造成心理陰影,導致生理隱疾之類,以后影響夫妻生活。

    溫平笙知道這個男人是醫生,血淋淋的場面肯定也見過不少,但她不愿讓他目睹自己狼狽、聲嘶力竭、不好看的一面。

    翊笙拗不過她,只好同意。

    不過他們也說好了,如果她情況稍有不妙,他會立刻出手。

    在他心目中,她和寶寶平安是最重要的。

    “好,我叫醫生。”

    翊笙并沒有離開病房,而是用手機撥了醫生的電話。

    大約過了十秒鐘,電話接通了。

    翊笙言簡意賅地表示溫平笙開始陣痛了,讓負責幫溫平笙分娩的婦產科醫生過來一趟。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