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一個星期的等待,卻并未等來任何與災厄有關的消息。

    坊間有傳言,說災厄已經沉睡,近期不會再蘇醒的。

    但傳言這東西,尤其是與災厄有關的方面,最多只能五五開。

    正所謂: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有備,才能無患。

    對此,老公爵做出了不錯的應對——將老鳥冒險家集中訓練,花重金培養成為一支靠譜的軍隊,與此同時,用不菲的福利待遇,大肆招收新人冒險家,用以儲備培養。

    這樣做,可以接連解決倆問題,其一,掌握足夠的力量,可以從容應對短期內,由災厄帶來的危機;其二,如果未來某一天,其他國家對達賽城發起臨時攻擊,達賽城有能力從容應對。

    優點很多,但缺點同樣不少,而且很致命。

    最致命的缺點之一,便是軍隊人數太多,容易拖垮達賽城經濟。

    常言道:一百個人養一個兵。

    如今達賽城的常備軍隊人數,已趨近飽和,再增加類似軍種,只會使國庫更加拮據,這還是在達賽城沒有出現大災大難的前提下,倘若遭遇一次天災人禍,修葺費,安撫費,安置費,救援費......等等一筆一筆龐大的費用支出,足以將這個國家拖入深淵。

    不過這些都不是我該操心的,我現在最該考慮的,是什么時候離開這里。

    由于與老公爵關系的崩裂,我和卡嘉莉每天都只能在皇宮后花園對戰,然后累了休息,休息好了再戰,反復如此,去地下城是不可能的,首先沒有適合的團隊,其次也不敢。

    地下城不是什么安居樂業的世外桃源,它是一頭潛伏的兇獸,如果你刷怪方式得當,絕對不會有任何危險,但倘若你正專心致志應對怪物的時候,有人突發冷箭,那下場可就不妙了。

    知人知面不知心,別看老公爵一再強調,自己不會暗中下手,但誰又說得準呢——連自己多年效忠的少主,他都想取而代之,這種不忠之人的話,可信?

    再說卡嘉莉,經歷了一個星期不能進地下城的生活,她也膩了,休息的時候,眼神總會時不時朝著地下城的方向瞄。

    終于,在午餐之后,她爆發了,一邊拼命用戰錘砸青石板,一邊嘴里叨咕著要去地下城刷怪。

    青石板被砸成了石灰的時候,獸人王和獸人王后也趕到了。

    兩人見卡嘉莉氣喘吁吁的躺在草叢里,眼神卻始終不離地下城方向時,頓時明白了一切。

    于是一場家庭會議開始了。

    獸人王率先發表建議,卡嘉莉其實沒必要天天憋在皇宮里,他完全可以指派護衛陪伴保護。

    但這條建議,被卡嘉莉和我同時拒絕。

    別開玩笑了,如今正處非常時期,一定有不少老公爵或其他心懷不軌之人的手下在暗中盯著皇宮,一旦發現獸人王身邊沒有貼身護衛相隨,立馬會展開針對他的刺殺行動。

    在遭到我們拒絕之后,獸人王后接著出面表態:“要不,還是把我的護衛暫時借給兩個孩子吧。”

    此言剛出,立馬遭到我們三人的同時拒絕。

    獸人王表示,獸人王后的命可比他的命更值錢,因為她的身后不但站著一個龐大的家族——王后的娘家,也是達賽城為數不多的皇族分支之一,更因為她還是未來王儲的母親。

    雖然坊間常常傳言天家無情,但這只針對那些為了權柄喪心病狂之人,真正的天家,還是很有情義的。

    就比如說獸人王一家,一夫一妻,四個孩子,雖然有倆孩子彼此間有些隔閡,但也只限于派系之爭,私底下還是兄友弟恭。

    這個家庭的主干,自然是獸人王無疑,但其關節,也就是連接這個家族的最重要紐帶,卻是獸人王后。

    如果熟悉這個家族,你就會發現,獸人王,長子,長女,次女,小女兒之間,或多或少會有些矛盾沖突,但都會因為一個人而將這些沖突化解于無形,這個人,正是獸人王后。

    換言之,如果獸人王后出了意外,這個家,將很難維持。

    夫妻倆的貼身侍衛,肯定是不能動了,而他們最寵愛的小女兒卡嘉莉,為了保證生命安全,又不得不收斂天性,被禁錮在皇宮之中,久而久之,說不定會因此患上抑郁癥。

    議論來議論去,也遲遲議論不出個合適的解決方案。

    咬了咬嘴唇,我提議道:“要不,我們先回去?”

    此言一出,瞬間安靜。

    獸人王率先反應過來,哈哈笑了兩聲,道:“我贊同小毅的建議,既然災厄依然平息,也是該回去忙事業的時候了。”

    獸人王后眼中略帶不舍,但也點頭贊同:“夫君說的是,小毅的建議我也同意。”

    這一次,倒是卡嘉莉有些舍不得了。

    她臉上猶豫之色連綿不絕,眼中不舍依戀充滿了所有的情感,貝齒不斷咬著下唇,手指也在桌下使勁兒擰著發梢,仿佛這樣做,就能讓她痛下決心。

    我默默地望著她,眼中滿是溫柔,卻沒有鼓勵與支持,因為,與父母別,是她自己的選擇,我沒法插手。

    獸人王深吸口氣,粗壯的手指很自然的揉了揉鼻梁兩側,不易察覺的拭去眼角的淚珠。

    他深吸口氣,笑著道:“回去吧,卡嘉莉,不用擔心我們,我們會過得很好,現在交通方便,如果想我們了,也可以隨時過來嘛。”

    “夫君說的是呢”獸人王后也不易察覺的用手帕拭去了剛剛流出眼眶的淚滴:“卡嘉莉,你該回去月光城,回去你同伴的身邊,他們更加需要你......”

    說到這里,獸人王后聲音哽咽,強忍著醞釀好情緒,她轉向我,繼續道:“我家卡嘉莉就拜托你了,你要好好待她......”

    再一次哽咽,獸人王后不得不把后半句話強硬咽了下去,她不能哭,因為她一哭,卡嘉莉會哭的更悲傷。

    獸人王哈哈一笑,摟過王后,安慰道:“好了,別擔心了,小毅他一定能夠照顧好咱們家卡嘉莉的,他可是個像我一樣的好男人。”

    見獸人王沖我使眼色,我連忙表態:“您二位放心,我對卡嘉莉的感情可是最最真摯純粹的,那可是比海更深,比雪更純,比磐石更堅韌,比災厄更瘋狂......哎呦!”

    一扭頭,就看到雙眼微紅,雙頰也微紅的卡嘉莉,狠狠擰了我一把,嘀咕道:“呸!越說越沒正行,該掐。”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